别墅风水

风水阵之十大奇局

发布时间:2020-02-26作者:风水网

  风水阵之十大奇局作者旅美作家赵慧娟 ,也是演说家,涉猎风水,中医,算命,扑挂,面相,五行,气功,灵心生活,灵魂学,修行等方面专题.是已修行10多年的法家修行者。本文选载,值得一睹。

  风水阵之十大奇局1

  “真正的风水是:天与地合、地与人合!也就是天上的磁场要和地里的灵气结合,地的灵气要和人能配合,这种从天到地、地到人相配合的标准,就是自然界的自然规律,再加上人与人合,也就是使到由人合所带来天到地之间的自然规律关系良好,这种关系包含了人的行为、形象、处世态度、观念,甚至于宗教也含括在内。所以一个真正的风水师不是那么简单,不是随便拿个罗盘指点人如何葬祖先?如何能发财?而是要能渗透因果,能在给人一个有效改变风水的同时去教育一个人,达到真正天、地、人的完美表现。”刘伯温一口气说了许多,看到杨雅堂和白云子都是一副似懂非懂的模样,叹了口气:“阴宅风水里必需借助祖先之血缘与灵气,这种情况就好像把一个应该送入轮回的人硬是用符法制造一个四阴之地,将人强留在人间,说得难听些,就是让祖先永世不得超生,这种在阴阳界漂泊的痛苦,不是一般人所能了解体会的……。”

  “我真的不明白!阴宅风水传了几千年,到现在我也还是因为阴宅风水的作用,才能使到我有现在这么好的成就……。”

  中年男子摇摇头道:“汝非我道中人!希望终有一天有人能点醒于你!”说完转头对白云子道:“我现在要将活龙叫出来,你们看仔细!”

  原本晴朗水蓝的天空,在中年男子双手举起的刹那,乌云由四周迅速地合拢过来,除了云层不住地加厚、加重,狂风吹得杨雅堂及白云子几乎无法站立得住,迅雷不及掩耳地,云层由中心点开始形成一长条的龙卷风,并且快速地向下延伸,在几乎接触到地面的瞬间,地底猛然冲出一道青色的旋风,这一天一地的两道风很快地纠缠在一起,除了风刮得更强外,天也整片墨黑下来,伸手都难见五指,眼前只见两道卷风不住地翻腾飞舞……。

  再度能见到东西时,杨雅堂只觉得满眼枯涩异常,白云子在他身旁不远处盘腿坐着,杨雅堂艰辛地走到白云子坐的地方,只见到白云子望着天空,满面泪痕……。

  风水阵之十大奇局2

  “不害臊,大庭广众也这样勾引男人,难怪杨少爷逃不过这一关。”王灵素虽然声音轻细,却绝对可以让在座每一个人听得到。

  “灵素,人家是你情我愿,别这么没规没矩。”白姬一语多关地看看杨瀚又斜眼瞧瞧仇韶非道。

  “第二个风水局是由玄空派黄鑫黄大师所住的龙吟虎啸局。”杨瀚看着黄鑫说道。

  “这个局与白虎猖狂局有异曲同工这妙。”黄鑫看了看在座的每一个人充满信心地说道:“这个龙吟虎啸局应该是指青龙回首局,所谓青龙回首是指天盘甲直符加地盘丙奇,是大吉之象,也就是:天上甲子加地丙。东晋葛洪曾曰:青龙回首局吉,宜举百事。”

  “你的运气不错嘛,找到这么好的风水局,不像仇大师可就惨啦!”白姬永远不会轻易放弃任何可以发表意见的机会。

  “这个局可不是那么简单, 花了黄老师好大的劲才摆平的。”黄鑫的学生陈裘宗不服气的开口道。

  “本来是青龙回首局却落入四门中的死门,所以活龙逃走,成为龙虎相战之局。”黄鑫解释地说道。

  “你是如何破解这个局?”李爷爷看着黄鑫问道。

  “我尝试倒转自己修行所成的先天八卦,以先天八卦形成的锐利锋角劈开外五行局之鬼位,让整个内外五行局形如一,再将龙虎相战局转回青龙回首局。”黄鑫道。

  李爷爷目光如炬地审视着黄鑫:“你可以以修行之先天八封破这个阵,实在难得!”

  杨老爷也不住地点头:“好!很好!”

  “恭喜您!”杨瀚也高兴地对黄鑫道喜,同时由外面走进来一位男士双手捧着红色丝绒垫子,垫子上放了一封金光闪闪的信封,这名男士走到黄鑫面前,将那封金光闪闪的信封恭敬地呈上前,黄鑫高兴地接下这封信。其余在座之人,有人眼都看红了,有人像是恨不得一把将之抢下来。

  我忍不住噗噗地笑了出来。

  杨瀚不解地看了看我,我对他只有耸耸肩的份,我开始越来越觉得古人讲究的门当户对其实真是很有道理,我看到的是金钱对一般人的吸引力,杨瀚看到的却是理所当然的行为,这当中的差距何异千里?

  “看来我们华小姐好像对黄老师获得这份报酬很不以为然。”林培竹挑拨离间地说道。

  “黄老师破解风水局得到这份报酬是很正常的,我有什么不以为然?”

  “是吗?那么华小姐为什么笑得如此暧昧?”林培竹不客气地将我一军道。

  假如我说出心里真正的看法,势必一举得罪在座许多人,假如我不解释清楚,除了黄鑫会误会之外,相信还有许多人更会误会,正在思量该如何扭转这个局势……。

  “你瞧瞧,刚才仇大师解不了阵反而让人称赞不已,甚至成为她的上宾,现在黄老师阵都破解了,换来的却是咱们华小姐如此轻蔑的笑,看样子这华小姐与仇大师之间的关系可真是非同小可啊!”白姬一贯式地啃人骨头不吐肉。

  我第一次尝 到爱笑的后果,看到杨老爷脸上隐隐现出一丝愠色,我“笑”着道:“笑,分为许多种,有开心的笑、得意的笑、无奈的笑、痛苦的笑、关怀的笑、无邪的笑,替对方感到高兴的笑;人呢,却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常常喜欢把自己认为的结果硬是加诸于别人身上。明明人家是很高兴的笑,却因为自己行为暧昧不明,反而认为别人是暧昧的笑!有一句话说;当我们用一只手指指人,其实有四只手指指着我们自己!林大师我说的是不是啊?”

  林培竹脸上现出阴晴不定的神色,我心里暗自喊糟糕,才对上了一个白姬,现在又加上一个林培竹,看来这场仗还真是场结实的硬仗了。

  像是看出我心里头痛的“麻烦”,杨瀚轻轻在我手背上拍了拍,我感激地对他笑了笑,旋即我又觉得为什么要对他感激?要不是这一切乱七八糟,我又怎么会无形中对上这两个魔头?

  一直紧跟在林培竹身旁,看来瘦瘦弱弱、文文静静、总是不吭不响的林培竹得意弟子芷芹突然开口:“每个人指责别人的行为往往是反应了自己行为,但是不敢将真实情况讲出来的人,心中的鬼是否比别人更多?”

  “我和华小姐之间私底下连句话也没讲过,希望你们不要因为我,故意把她扯进来。”仇韶非忍不住开口道。

  风水阵之十大奇局3

  到达会议厅时刚好是四点整,这间会议厅布置的十分气派,二十四张椅子围着长型大理石方桌摆放,每张椅子都是上等高背旋转式皮椅,桌上摆放的用品都是精品中之精品,二十张桌上放了名牌的位子,已经全部坐满,我和杨瀚一坐下去,就由一名护士推杨老爷进来,旁边跟随着李爷爷及另一位身穿白色医生制服的医师。一旁服务的人赶忙将一张椅子挪开,让杨老爷能坐在轮椅上和大家开会,李爷爷也不客气地坐了下来,难得的是杨老爷竟然对我露出少见(应该说是没见过)、慈祥的微笑,我当然心知肚明这个笑是为了什么?礼貌上我还是微笑地回着礼。大家坐定后,杨瀚看了杨老爷一眼,得到杨老爷首肯后,对大家朗声说道:“我先代表爷爷感谢各位大师不远千里前来。当初入住之前,我已经先请各位大师自己选择住的地方,并且让各位大师知道,我们以一个星期为限,让各位大师发展自己的长才,将住的地方所布的风水局解开来,现在一个星期的时间到了,不知道各位大师对我们所布的风水局有什么特别的看法?” 密宗的林培竹冷笑着道:“你们布的局真是很不错,只可惜碰到我林培竹,再阴森的鬼岳,我也会把它翻过来。” “有那么简单吗?你看你一张脸白的一点血色也没有,看样子是鬼把你翻了过来,不是你把鬼翻过来。”玄空派的冷齐峰道。 “冷老前辈,话可不是这么说,要是换了是您老住在里面,恐怕我们连想再见您一面也难啰。”玄女派的白姬恢复原有的笑里藏刀的媚功,骂人不带半点脏字。 “这样争辩没有用什么意义,是不是可以请在座各位先将自己的风水局以及破解方法说出来,这样比较公平也没什么可以在口头言词上争论的了。”我提出这样的意见。和我一直有“仇”的白姬展现女性睚眦必报的特性,马上开口道:“哟!现在身份不同啰,这么大的场面也轮得到你出面来说话?” 杨老爷低头对李爷爷说了几句话,李爷爷中气十足地对大家说:“杨老爷说华小姐是他的全权代表,就依照她说的做。” 白姬脸上一片青一片白,用充满怨毒的眼神斜睨着我。 “假如在座各位没有别的意见,我想我们就开始了。”杨瀚环视四周在座的每一位,所有人都没有表示反对,杨瀚拿出整栋房子的平面图,依照图上阵的摆设开始问道:“第一个风水局是气功派风水的仇韶非大师所著的虎虎生风局。” 环顾在座所有人一眼,仇韶非道:“我所住的地方布成的局,其实不是什么虎虎生风局,应该是白虎猖狂局,这个局又称为‘辛遇乙奇’,就是六辛加临六乙,辛为金为虎,乙为木为龙,金克木,再加上我的房间位置是座北朝南,直接使虎气更加旺盛,而房子的东方也就是青龙位上被摆了一只金质巨虎为装饰,无形中再度使得青龙受挫,因此形成异常凶勐的白虎猖狂局。”顿了顿,仇韶非接着说:“我试图以自己的内气增加、扶正乙木之龙气,使龙虎之间的关系能够达到平衡,间接就能化解了白虎猖狂的能量,不过很不幸的,我无法透过这样的方式改变这个风水局,所以在这里我自认已经没有资格再参加第二场的测试,但是我希望能够在这里听完大家的风水局,也希望能看看真正的养尸地。” “既然自认技不如人还要在这里白吃白喝,难道不觉得难为情。”兽形派的唐平阳刻薄地说。 “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们来这里才不是为了白吃白喝,我师傅已经尽力了,昨天晚上连喷了三口鲜血,到现在还没有调整过来……。”仇韶非的徒弟曹国忠激愤地说,但是不等他说完,林培竹阴阴的道:“不是为了钱,还会为了什么?” “我们是想来学习的……。”曹国忠道。 “到这里来‘学习’,你们也未免太谦虚了吧!”白姬惯用的冷嘲热讽。 “有本事到这里的人,都是上宾,没有人白吃白喝!况且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人能够看清楚自己力所不逮的地方?太多人连自己行不行都分不清楚!我个人是非常欢迎仇大师留下来。”对于仇韶非知道自己不行而能清楚表态的言行举止我真的非常佩服,现代社会里,尤其是五术界中,多少人能做到这一点?大部分所谓的大师,都只是用两片嘴皮子耍到天花乱坠,其实肚子里一点料也没有! “给你一点颜色,你就开起染房来啦,你把杨老爷和杨少爷放在眼里吗?”白姬逮着机会立刻煽风点火。 “我想你没有听清楚,我所说的是:我‘个人’非常欢迎仇大师留下来。至于其他人的决定是什么?不是我所能干涉的。” “看不出你这个小丫头片子这张小嘴还真是利落!”白姬用狠狠的眼神看着我,却用慵懒的声音说着话,假如只看她脸部的表情,绝对想象不出她说话的声音会是如此之甜腻;假如只听到她说话的声音,绝对无法相信,这样的声音是出自这样一张狰狞脸孔之上。我突然想起昨天晚上那个温柔的女声,在这声音的背后,是不是也像白姬一样是张另类的脸?想到这里,我无法控制地轻轻颤抖着。 “我赞成华林的提议,不知道爷爷的看法怎么样?”杨瀚或许是感觉出我的颤抖,以为我害怕和白姬的唇枪舌战,赶忙将话题转接过去,甚至将这个烫手山芋丢给杨老爷。杨老爷低声和李爷爷说了几句,还是由李爷爷开口道:“气功派的仇大师已经失去了参加下一关的资格,但是现在他是华小姐的上宾,剩下的过程仍然欢迎仇大师继续参与。” 仇韶非传来感激的一眼,我轻轻颔首对他笑了笑。 “不害臊,大庭广幸舱庋匆腥耍压盅钌僖硬还庖还亍

  

本文由风水网原创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zec.cn/bsfs/4884.html